南陽,該有一條怎樣的護城河

關注南陽網
微博
Qzone
南陽,該有一條怎樣的護城河
作者:  李 萍

南陽,該有一條怎樣的護城河

  

  

  歷史上的城市其實是城池——有城墻,亦有護城河。高城深池,是古代城市重要的防御工程。

  

  但在諸多城市,包括南陽,即使曾經崇墉百雉如雄關,這些古城墻也最終消失在了歷史的煙塵中。南陽的城墻倒于1939年:為便于日寇飛機轟炸時疏散城市人員,官方征調大批民夫拆除南陽城墻、寨墻,為加快進度還讓市民參與扒城毀寨,南陽城郭很快便全部拆除。世界獨一無二的“梅花城”,就此成為一個令人扼腕長嘆的歷史。

  

  城墻遠去,甚至不肯留下一段讓人賴以憑吊的殘垣,只是在史料中留下些許干澀的字句。這些字句是城墻的,也是屬于城池的。對有著2800多年建城史的南陽來說,我們更熟知的是明清時的南陽城池。明洪武三年(1370年),南陽衛指揮僉事郭云重修南陽城,除建高、寬各二丈二尺的城墻外,還挖了繞城一周、深二丈二尺、闊四丈四尺的護城河。此后屢有修葺,但加固的還是那道墻,依賴的還是那條城河。

  

  城墻沒了,處于現代城市中的護城河也失去了城市防御工程的作用。在民居的擠壓中,在道路的延展里,在大廈的傲然挺立下,在城市快速發展的喧鬧擁堵前,600多年的護城河似乎手足無措了,實在擁擠,便側了側身、吸了吸腹,在惶惑中逐漸消瘦……是的,“消瘦”。在北城河岸,在菜市街與市場街中間,護城河成了窄窄的細流,于民居的夾縫中忍氣吞聲地走過。在有的地段,城市道路和樓房步步緊逼,護城河只得連連后退,默然隱身于暗涵之下。

  

  歷史上的南陽護城河,其水引自梅溪河。老南陽人記憶里的城河,是泛著清波的,是游著魚蝦的,是可以濯足嬉戲的。然而,上游環境改變、城市開發及環境污染讓梅溪河自顧不暇。護城河失去了水源,雨污合流,黑水四溢,雜草叢生。走過護城河多次,拍攝過護城河多次,但只有去年大雪時的東護城河讓我駐足長視。冰雪覆蓋著城河,白雪鋪滿了岸堤,雪花點綴著兩側枝丫,城河似乎清澈了,清晰地映出岸邊樹木的影子,靜美,古樸,充滿原生態。但冰雪終究會融化,護城河依然無奈地承受著城市生活排污,依然是那條容易被人遺忘的、叫人看了一眼便避而遠之的臭水河。

  

  

  只是城市怎么能少了水的存在呢?我們引以為傲的白河,還有接受過綜合治理的溫涼河、漢城河、梅溪河等,哪條河不曾牽動著人們的心呢?在擁擠的堅硬的水泥森林中,河流是最柔和生動的緩沖。它流過城市胸膛,于是城市變得靈動、潤澤;它流過人們眼眸,于是生活有了詩意的夢想。我們該慶幸南陽的護城河還在。600多年過去了,城市前行的步伐再高歌猛進,也未曾打破它的整體格局。更何況,它不是一條普通的河。它是歷史遺存,它是人文古跡,它是南陽古城興衰發展的記載和明證。保護利用古宛城,護城河是其中舉足輕重的一環。

  

  是的,如今護城河迎來了綜合治理的時刻。當我有幸參與其綜合治理方案的一次探討時,忍不住浮想聯翩:這條沉寂了多年的河流,這條依然把古城環抱于內的河流,又開始泛起清波。它歡快地流動著,呼吸著,在漫游的行人中,與兩岸蔥郁的林木熱情地打著招呼……

  

  南陽,或者說我們,該有一條怎樣的護城河?我想,它首先應是與古城風貌統一相融的。護城河與南陽古城相伴相生,本就是古城水系重要的組成部分,甚至可以說是孕育了一個國家級歷史文化名城的河流之一。古城是怎樣的風貌特色,城河當有與之相配的風貌特色。我們不能在擁有一個復興的古城同時,卻看到圍繞于古城身邊的,是一條形象完全與之相悖的時尚現代的城河。

  

  你也許會說起水質,是的,截污引清,本就是護城河綜合治理極其重要的要素。囿于梅溪河水量及水質,本次治理,城河之水將補自白河。只是我想,無論水引自哪里,截污引清后的護城河,應當是有泥土水底的吧,它可以呼吸,能夠生長多種生物,是具有自凈能力的河,而不是一條沒有生命力的水泥容器。

  

  人離不開水,可以說人類的親水性與生俱來。城市里的河流,似乎更應該讓人充分親近。然而走過人民路南陽府衙附近的西護城河時,我總是忽略了城河的存在。高高的護欄,人工化的單調面貌讓人感覺乏味且生疏,即使有水,也沒有什么自然活潑的靈動氣息。古人一鎬一鍬挖鑿的城河,在時光中一步步喪失其歷史風貌后,似乎又淪為一段摒棄了情感的水渠。也許護城河是需要有一些野趣在里邊的,生態駁岸,自然緩坡,沒有生硬的混凝土,動植物有一定生長空間,讓久困鋼筋水泥叢林的人們,于鬧市之中,能嗅到自然的味道。

  

  護城河自古城歷史深處而來,引濠處有望仙臺,北城河附近有王府山,東城河附近有宛南書院,西城河附近有南陽府衙,流向溫涼河時有閘口,與溫涼河相交處有琉璃橋、奎章閣、甘露庵、河大王廟。城河見證了它們,它們見證了城河,它們和城河一起,以實物的形式保存著南陽古城歷史。北護城河流過唐王府地域,東護城河流過以各種雜貨聞名的菜市街,閘口處還有老南陽人熟知的粉漿,它們構成了一個個南陽人熟悉的場所,以一種鮮明的地域歸屬感存在著。因此,護城河應是南陽的護城河,要烙著南陽的地域特色,與歷史文物相融,與城市風格相近,與地段場景相輔相成,可以加入景觀小品,可以巧妙嵌入城市歷史、沿途文物、地段民俗風情的介紹,以最具代表性的特征符號,展示河流開放空間里的地方人文特色。

  

  

  有河即有橋,現存的與護城河相關的橋梁,有初建于明代重修于清代的琉璃橋,從外形到內涵都具有極高的歷史人文價值;閘口橋,雖為20世紀50年代初修建,但此處為明清時護城河閘口所在處,舊時青石擋形成的落差水聲仍在老南陽人記憶中嘩嘩地流著。其他似乎沒什么老橋了,但在閘口橋北不遠處的護城河上,還有一座連接菜市街與市場街的極不起眼的小橋,橋兩側均可看到支撐橋面的層層壘起的大石條。據旁邊居民說,小橋的歷史也很久遠了,20世紀六七十年代前是木橋,后來改成了水泥橋,但橋下的石條始終是以前的老石條。綜合治理,修筑大大小小的橋,文物要保留,歷史遺跡應留存,能利用的老石條也該讓其充分發揮價值。橋是古代園林、河道景致形勝之地,設計中應展現這一優勢,在實用安全、因地制宜的基礎上,講求橋梁的美學效果和與環境的協調性,不單調而有創意,有獨特性也有地方歷史文化味。

  

  古城墻遺址原貌的部分恢復、馬道的利用、城河附近坑塘生態的綜合考慮……一條護城河,其本身,其延伸,其生態的內涵與人文的沉淀,都注定了這個綜合治理項目的引人矚目。它需要與古城項目相得益彰,也該與現代城市交錯共融,那繞城的水波,氤氳的水汽,讓古城新城一起活泛起來。

  

  這僅是我的一孔之見,你覺得我們未來的護城河該是什么樣子呢?(南陽日報記者 李 萍)


編輯:張中科    校審:賈紅英    責任編輯:張中科    監審:黃術生

相關內容

中共南陽市委宣傳部主管、南陽日報社主辦 電話:0377-63135025 13603773509(微信同號) QQ:1796493406

技術推廣合作 QQ:69500676 290428867 法律顧問:河南大為律師事務所 畢獻星 任曉

豫ICP備12012260號-3    豫公網安備41130302000001號

福建体彩22选2开奖